沈阳环境保护产业协会官方网站!

会员登录 - 手机版

您的位置:首页 > 信息中心 > 环保信息
民生即政声 沪上绿意浓
时间:2016-06-12 13:00:52 | 阅读 3

图片关键词

上海闵行区面貌一新的七宝古镇

图片关键词

浦东新区牌楼村风景如画

图片关键词

闵行区横沥港

  ◆蔡新华 刘静

  一只木桶能盛多少水,取决于最短的那块木板而不是最长的那块。一座城市要实现平衡、协调、可持续发展,取决于短板能否补齐补好。

  上海市在厂群混杂区、城郊结合部等“脏、乱、差”区域的环境亟待整治,其根源在于产业布局结构和城市规划之间的矛盾,这是城市发展和变革进程中矛盾交织的一个缩影。

  上海市市委书记韩正表示:补短板,是今年市委的重点调研课题,更是全局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要相信群众、依靠基层,千方百计提高环境综合整治实效,让群众有更多获得感。”

  2015年下半年以来,上海市以环境综合整治为抓手着力补短板。补短板的“第一枪”在浦东新区合庆镇打响,自此,一批“老大难”重点区域、村庄以及河流纳入全面整治。如今,近一年过去了,当初立下的“军令状”是否兑现?环境综合整治的针对性措施是否落到了实处?

  区域变了,群众喜见身边环境脱胎换骨

  浦东区合庆镇过去是环境“老大难”地区,43平方公里的区域内聚集了1100余家工业企业,违章建筑遍地开花,违法小企业污水、废气直排,周围垃圾填埋场和污水处理厂时有臭气扰民,群众对改善环境的呼声高涨。

  在2015年上海“两会”上,上海市人大代表德甄向市委书记韩正转达了69岁的黄月琴老妈妈希望改变合庆面貌的心愿,韩正当场回应:“合庆的环境一定会改善”。对于怎样解决难题,韩正明确表态“任务相当艰巨,但难题必须直面,越难越要解决!”

  2015年10月,合庆镇G1501以东区域的违法建筑总面积为75.15万平方米,集中整治以来,已拆除10.5万平方米,产业结构调整、违建拆除、河道疏浚、养猪场清退等核心问题逐步解决。

  2015年年底,合庆镇最大违法用地项目——面积约30万平方米的海升地块违建项目也开始拆除,只用了两个多月的时间,就全部清除完毕,平均每天拆除4200多平方米,创造了浦东拆违的速度之最。合庆环境整治已初见成效。

  2016年是合庆镇环境综合整治的攻坚年,需要整治165万平方米违法建筑,合庆镇的面貌每天都在焕发新颜。

  宝山区南大地区曾经是一片藏污纳垢之地,接纳着中心城区转移来的化工、皮革产业,长期以来产业能级低效、基础设施落后、环境面貌脏乱差、环境污染严重、群众反映强烈。2012年,上海市委、市政府正式启动了南大地区的环境综合整治。几年来,南大地区关停了1000多家企业,拆除违法建筑50万平方米,建成了30公顷的南大一期绿地,立足高新技术带动区域再开发,区域环境面貌脱胎换骨。

  南大地区综合整治过程中,坚持以环境为先导,按照“动迁一批、建绿一批”的原则,打造“中环绿洲”。目前,30公顷的南大一期绿地已建成;二期39公顷绿地设计方案已完成,另有3个小游园即将开工。同时,按照“腾地一段、整治一段”的原则,对南大地区河道实施水系综合治理和供排水系统建设;按照“开发一片、修复一片”的原则,在全市率先探索成片的区域土壤修复。

  作为松江区对接上海市中心的地区,近年来,松江区九亭镇在快速发展的同时,各种环境问题集中涌现,饱受诟病。地处九亭大街东段的兴联居民区,是由闵行进入松江的门户,由于附近有一个二手车市场和一个大型废品收购站,村里的主干道常年被二手车、僵尸车霸占,仅有的空地也常被私自圈用,垃圾成堆,恶臭不断。这让村民施明芳总是提心吊胆:“看着难受不说,万一出点事情,消防车、救护车都开不进来。”前不久,九亭镇对这一地块进行了集中整治。眼见着门前的垃圾山变成平整的水泥地,施明芳竖起了大拇指:“这下环境好了,心情也舒畅多了。”

  松江区除了在九亭镇紧锣密鼓清拆“五违”,还大刀阔斧地推进宅基地归并、城中村改造、公共设施建设,从根本上改善城乡居民的居住、生活环境。原先,占地37.5亩的朱金路地块集聚了14家橱柜、大理石加工等污染企业,“工夹居”让居民苦不堪言。随着环境整治的推进,这14家污染企业已于2016年5月底前全部拆除。继前两年累计关停642家污染企业之后,松江区计划在“十三五”期间清拆整治污染企业950家,2016年不少于200家,一季度已整治关停污染企业165家。

  区域环境整治的经验证明,综合整治不仅可以有效改善区域环境面貌,而更根本、更长远的意义在于加速促进了这些地区的产业结构调整和发展模式升级。可谓“忍一时之痛,赢未来发展”。

  村庄美了,生态旅游成为发展新路径

  位于黄浦江上游的松江区泖港镇新建村,远离都市的喧嚣,浦江之水绕村而过,独有一番江南水乡的清新与宁静。

  新建村是2013年松江区唯一列入上海市“美丽乡村”工程的试点村,由此迎来了改善生态景观和整治村容村貌的良机。道路整修、桥梁改造、墙体维护,统筹规划与建设让硬件更硬。

  地处黄浦江水源保护区,重任在肩。新建村将污染企业、工坊、个体商户逐一清退,废弃场所、违法建筑等全部清拆;注重标准化农田的生态循环发展,农闲土地轮流深翻,在休养生息中培护优质土壤;小花园、小果园、小菜园覆盖全村,村民可以免费获取种苗种植橘子、枇杷等经济果木,美化环境又增收;这里还有上海最大的花卉基地——浦南花卉基地,197亩花卉四季常艳,销售市场覆盖长三角地区。

  禽畜养殖污染治理对于地处水源保护区的新建村是一大难题。新建村采取疏堵结合手法,在拆除违建的田间窝棚的同时,在村民宅前屋后搭起统一的毛竹小屋,并修建污水纳管,将养殖污染集中处理,畜禽养殖场整洁有序。同时,鼓励发展种养结合式家庭农场,养猪场统一配备粪污回田系统,实现有机循环。

  浦东新区航头镇牌楼村是昔日有名的穷村,如今已经“女大十八变”,地热供暖、风力发电、太阳能发电这些“高大上”的设备都已进驻牌楼村。一座先进的污水动力处理装置,每天将村民生产生活污水经过动力收集、净化处理后达标排放。牌楼村还有自己的科普教育基地,可以参观鱼菜共生、气雾栽培和循环农业,成为乡村旅游一大特色。牌楼村陆续获得“中国人居环境范例奖”、 “上海市十大我最喜爱的乡村”等荣誉。

  不规范的禽畜养殖,曾经是金山区枫泾镇中洪村的环境硬伤。在宅前屋后搭建窝棚,占用河道围网养鸭,用竹竿搭架种水生植物……这些现象在中洪村屡见不鲜,以致40%以上村域河道被占,水葫芦野蛮生长,河道变成死水。对此,中洪村痛定思痛,于2015年开始进行集中整治。拆除了田间窝棚1.5万平方米,成立一支全日制的综合保洁服务队,为村内19.46公里的河道护航,为村中的道路保洁,同时管控7座水闸。

  在中洪村,还开发了一片名为“开太鱼文化”的水中森林,一年四季都能垂钓小龙虾。这里采用了“双棚双模+种养结合”模式,即使在寒冷冬季,棚内温度也保持10℃左右。水草、水稻等植物与小龙虾、河蟹等共生,形成了一个良好的生态系统。如今的中洪村,可以采摘体验丰收,垂钓品味野趣,优美的生态环境让人流连忘返。

  闵行区华漕镇许浦村是曾经的“都市黑村庄”。因为周边区域的快速城市化,从2000年开始,这个村迎来大批外来人员。开展整治前,许浦村户籍人口2200余人,外来人员却高达3万余人。村里有525户人家、违法建筑60万平方米、无证照经营点600多个。全村每年违建民房收益约6600万元,户均10万余元;村集体违建出租给企业的年收益也有5000多万元,经济效益的背后却是环境日益变差。

  2015年10月,闵行区举全区之力,要“啃”下许浦村这块环境整治的“硬骨头”。为此,闵行区、华漕镇联合成立许浦村环境综合整治现场指挥部,除15个镇职能部门负责人驻村办公外,18个区委办局形成“1+2+X”组合,即一名副局长带队,配备一名科长和一名办事员,若干名执法队工作人员加盟其中,村内每天到岗工作人员260人左右。许浦村还组建了三大类共11个拆违工作组,三大类包括违法用地整治组、河道企业拆违组、民房拆违组。

  在大批干部职工“白加黑”、“5+2”的付出后,仅用51天,许浦村就完成了整治任务,共拆违57.2万平方米,超额完成原定2015年年底前拆违35.8万平方米的目标。速度背后,得益于综合整治的“1+3+X”战略部署:“1”即拆除村民建房中形成的违法建筑;“3”即历史违法用地整治、河道整治、无证无照经营整治;“X”包括消除安全隐患、改善生态环境、加强三资管理、实施人口调控等。

  河道净了,健身休闲有了好去处

  闵行区共有1413条河道,总长度为1112.38公里,经过调查排摸,发现存在间歇性或一定程度黑臭现象的河流约占30%,其中129条(段)污染严重、水系不通、河道被填埋或绿化缺乏。

  闵行区吴泾镇和平村的白洋滩曾经是条黑臭不堪的河流。眼下,这条河正进行整治施工。吴泾镇水务站副站长戴利锋介绍,整治工程计划今年6月完工,届时不仅水会变清,岸边还将进行绿化,修建护栏和休闲步道。

  黑臭河道如何才能变清?“第一步,先拆除了两岸的违章建筑。”闵行区水务局副局长康建权介绍,他们发现,闵行区水环境问题的症结之一是河道两岸违法建筑屡禁不止,从这些违建中排出的各类污染物污染了河道,因此,治水要先治污,而治污要先拆违。

  据统计,闵行全区河道两岸违法建筑面积达51.76万平方米。区水务局、区城管执法局、区拆违办等相关部门成立了联合工作小组,按照“止新拆旧”的基本原则,强力推进拆违,目前已拆除违建约40万平方米,占全区总量的近八成。

  “著名”的许浦港及其4条支流的整治也已在今年元宵节后进场施工。对这条河道的整治同样从拆除两岸违建开始。据统计,许浦港及其4条支流两岸共有71家违建单位,违建面积达5.6万平方米,目前已拆除近4.7万平方米。

  为巩固河道水环境治理效果,闵行区已在全区推广“河长制”,根据河道属地管理与等级设置的原则,市、区级河道由区四套班子担任一级河长,沿线各镇镇长、街道办事处主任担任二级河长;镇、村级河道由各镇三套班子成员担任一级河长,沿线村(居委)主任担任二级河长,全力推进重污染河道综合治理。

  据悉,今年闵行区还将推进外环线内5个排水系统建设,并完成28处积水点改造工程,加固改造黄浦江、苏州河上游共1.6公里防汛墙,增强防汛排涝、抵御自然灾害的能力。

  此外,今年闵行区还将全面实施河道综合治理,共整治382条(段)。根据《闵行区水环境治理“三水”(洁水畅水活水)行动实施意见》,到2020年年底,闵行区将基本消除河道黑臭现象,水质符合环保水质监测要求,其中生态河道占25%,生态景观河道占比大于15%。届时,河道鱼虾重现,两岸绿树成荫、水鸟飞翔,将成为附近居民日常垂钓、漫步、健身、休闲的好去处。

  靶点定了,改善农村环境方向更清晰

  嘉定区2016年制定了《农村地区及城乡结合部“十大问题”专项整治(测评)工作方案》(以下简称《工作方案》)。在《工作方案》中,“十大问题”被分为环境卫生、村居秩序、安全隐患三大类,具体问题包括卫生死角问题、河道水系问题、道路通行问题、村宅庭院问题、田间窝棚问题等。

  “必须看清短板和不足,切实增强补齐社会治理短板的紧迫感、使命感和责任感,推动各项工作落地见效。”嘉定区区委书记马春雷表示:“这些年来,嘉定城区的变化有目共睹:环境整洁了,管理有序了,城市品质提高了。这一次在全国文明城区年度测评中获得最高分,意味着嘉定离‘全国文明城区’称号越来越近。但是区干部并没有因此而过于兴奋,相反更感压力。”

  “测评督查拿第一,仅仅是一次小考取得了好成绩,所以决不能因此放松要求。” 嘉定区文明办主任徐嵘告诉记者,今年将针对农村“十大问题”开展专项整治,形成督查整改的长效常态工作机制,每个问题都会明确责任单位,设定考核指标,考核结果和区、镇、村三级干部的年终绩效考核直接挂钩,下一步将推进区镇联动、条块联动、限期整改。

  为落实《工作方案》,马春雷要求全区143个村根据“十大问题”列出本村的“靶点问题清单”,经汇总形成全区的“靶点问题清除地图”。经梳理,全区靶点问题共2202个。“这张地图,就是专项整治行动的作战图。我们会将所有的靶点以红色圆点形式显示在电子地图上,明确责任部门和整治时限,解决一个清除一个,最终清除所有靶点。”徐嵘告诉记者,今年6月底前,80%的靶点问题要从“未整改”到“整改完毕”,状态要从“红灯”变成“绿灯”。